我不开心. Vessalius

争夺(6)

           #文笔渣,不喜勿喷,额……轻喷也行。

        #你们意想不到的人来咯!       

           

        陶西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,手和脚都被绑起来了。 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      陶西试着挣扎了一下,发现绳子绑的很紧,根本挣脱不开。 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 “不用挣扎了,反正也没用。”周珏端着一杯红酒,坐在床边居高临下的说。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周珏,你到底想干什么!快放开我!”陶西气愤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陶西,你还不明白吗?,我,爱你啊”周珏放下手中的酒,用双手仔细摩挲这陶西的脸颊,深情的看着他说。       

       “周珏,当初是你背叛我在先的,现在又来说你爱我,呵呵,你不是在开玩笑吧。”陶西一脸讽刺的看着周珏说。 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陶西,听我说,那只是个意外,我还是爱你的!”周珏一脸真诚的看着陶西说。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  “陶西,你也还爱着我吧,是不是?”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爱你?呵,别开玩笑了!我陶西虽然从来都没心没肺,但尊严还是有的,我才不会像一个贱人一样,被甩了还厚着脸皮说爱你,我呸!”     陶西瞪着眼,一脸气愤的说,脑海里却闪过白舟宠溺自己的样子,无奈的样子,开心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  
  
         “陶西……我真是爱惨了你这幅模样。我真想把你关进笼子里,只属于我一人。”周珏几乎痴迷的看着陶西。

      “你!”  陶西不可置信的看着周珏。

     “你疯了,周珏!”

     “是,我是疯了,因为我太爱你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 “陶西,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?”周珏温柔的看着陶西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怎么会记得!”

     听到陶西的话,周珏也不生气,继续说他的。

       “那时候啊,我高二,你高一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那天,我去操场晨跑,看到你躺在长椅上打盹儿,我就奇怪了,大早上的,怎么还有人光明正大的躺在长椅上睡觉。”

    “走进你一看,呵,你猜怎么着,你就一把抱住我,嘴里还嘟囔着:小白,你怎么才来啊,我都饿死了。我当时就觉得好笑,这么大一人还跟个小孩子似的撒娇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当时没听到回答,就抬起头来看,你看到我不是你口中说的的小白,当时就吓到把我推开,连忙道歉,一张小脸涨得通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回家后我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你,后来我一看到你,心就一直跳个不停,我想,我大概是爱上你了吧”

      “你跟我说这些话又有什么用!我早已经不爱你了!”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不,不会的,你肯定在说谎”周珏不相信的看着陶西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周珏,我是说真的,我的话已经说完了,你也应该放我走了。”陶西冷漠的说。

      “呵呵,陶西,事到如今你还想走吗 ,”

     “你什么意思!”陶西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  “既然得不到你的心,那我一定要得到你的人!”说完,周珏就像发了疯似的往陶西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干什么,放开我!”

 
      陶西奋力的挣扎着,可无奈手脚都被绑了,眼看就要羊入虎口了,这时一个他最不愿听到的声音出现了。

      “周珏,够了,来人,把周珏从陶西身上扒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几个保镖几下就把周珏拽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陶宇,你怎么在这儿!”陶西震惊的看着他的亲生父亲——陶宇。

     “我儿子有难了,我怎么会不来就救你呢。”陶宇一脸慈祥的说。

     “够了 ,我不需要你来假惺惺的关心我!”

     “我这怎么是假惺惺的呢,我可是你的亲生父亲啊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好了,快给我松绑!”陶西不想再跟眼前人辩论。

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快给我松绑啊!”看到没人给自己松绑,陶西有些疑惑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松绑可以,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会是要我继承你的公司吧。”陶西狐疑的说。

      “不愧是我的儿子,真聪明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,如果我说不呢。”

     “啧啧,这可由不得你了,我给你两个选择,你是聪明人,肯定会答应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 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  “什么选择?”

     “一是乖乖跟我回去,继承我的公司,另一个嘛,就是在这被你高中的情人给上了!”依旧是那副慈祥的样子,可语气中却带着阴狠。

       “你,卑鄙,无耻!亏你还身为人父!”陶西不可置信的看着陶宇。

     “陶西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,正是因为我是你父亲 所以我才这么做的,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!”

      “你!好 ,我答应你”陶西明白陶宇是说到做到的,咬着牙答应了。

      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反抗都化作无用功,语气中难免带上了苦涩。

    “不愧是我的儿子,这是个明智的选择。”

    “你早就知道会这样,所以才放纵周珏绑了我,然后布置了这么一个局给我,是不是!”

     “聪明。”陶宇一边鼓掌一边说。

    “来人,给少爷松绑。”

    “陶宇,我答应了你的条件,那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 “我要带着果果。”想到要与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分开,陶西的心里就像被凌迟了一样。

     “我当是什么呢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 “那,陶西,你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      “三天后。”

     陶宇皱了皱眉,显然是嫌时间太长了。

    “你放心,我不会跑的,我只是想和小白,和我的学生们好好告个别。”

      “好好,说好了,三天后你回来。走。”听到了陶西的承诺,陶宇放下了心,招呼着保镖们带着周珏走了。

      看着陶宇和保镖们离去的背影,陶西心中只有无限的悲凉。

      小白,我终究还是要回去了,这么多年的反抗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  我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,小白。

      从此以后,我的一切都要被掌控了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我还有一句话要对你说,小白,但这样看来 ,怕是不能够跟你说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白舟,我陶西心悦你。

争夺(5)

      

         放学后……


       “陶……老师,下课啦。”周珏看到陶西从校门里出来,理了理自己的衣襟,换上了一个自己认为最完美的表情,朝陶西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 不得不说,今天的周珏真的很帅。

      周珏靠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,着一身黑色西装,配着一条最新款的银色领带,穿的皮鞋也黑的发亮,相貌,那是不用说的,一等一的好,平常总是紧抿着的双唇,今天却破天荒的绽开了笑容,到别有一番魅力。


     听到身旁的女老师十分兴奋的说周珏今天怎么这么帅,陶西到没有什么感觉,表情是反常的冷漠,心里只蹦出一个词:衣冠禽兽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嗯,周老师,走吧。”陶西可没有闲工夫跟周珏在这儿唠家常。


       “好,那,陶……老师,你先上车。”周珏还是不习惯叫陶西叫陶老师,那也是当然的,俩人亲近的时候都是直接叫彼此的名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 说完,还贴心的把副驾驶座的门打开,做出请的姿势。


     陶西那是何等懒人,有人给他开车门,那他肯定是乐得轻松的,自然直接就坐上去了。


   
    看到陶西上车后,周珏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微笑,充满占有欲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
    车子开动……


    “咦,那不是陶老师跟新来的周老师吗?他们怎么一起走了?难道他们以前认识?”刚出校门的班小松疑惑的看着远去的车子。

    “班小松,你在看什么,放学了,还不快回家。”

     安谧一身黑色女士西装,一脸严肃,再加上她那犀利的目光,整个人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  怪不得陶老师叫安主任巫婆,这么吓人,肯定是巫婆中的巫婆之王,飞机中的战斗机啊。班小松忍不住想。

      “安主任,我,我刚看到陶老师坐上周老师的车,两个人不知道去哪。”

      “哦,是吗,老师的事你不用操心,棒球队训练也结束了,你也快回家吧,注意安全。”听到班小松的话,安谧有些疑惑,但还是尽到教师的责任。

   

     “嗯,那我先走了,安主任拜拜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嗯,拜拜。”

        陶西认识周老师?而回家的路上,安谧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 而且听班小松的描述,两人好像还很熟的样子。不对啊,陶西那么不靠谱的人怎么会认识像周老师那样全能的老师,安谧边想边摇头。

       算了,这事还是等到明天再问吧。


       车内……


       “周珏,你要带我去哪?”看到车子行驶在陶西不熟悉的路上,陶西有些焦躁了,直接叫起周珏的姓名。

       “陶老师不要急嘛,那家餐厅只是离得有些远罢了。”这时的周珏气定神闲的说。陶西也不好再怀疑了。

     还好今天果果去朋友家住了,要不然我这么晚还没去接她,她肯定又要发脾气了。


      想到自家的小祖宗,陶西不禁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看着陶西开心的笑容,周珏有些沉迷。

      不过没关系,不久之后,你就会只笑给我一个人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,陶西有些疑惑,不久就感到有些晕。

      什么味道,这么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陶西在失去意识之前想的最后一个问题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看到身旁人安静的昏睡过去,周珏有些变态的笑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陶西,我已经疯了,为了拥有你,我已经豁出去了,只要能够得到你,其他的事,我都可以不管不顾。


       周珏的心理已经扭曲了,变态的心理。



        周珏虔诚的吻了一下陶西的嘴角。



       陶西,我爱你。

   








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





争夺(4)

   

       月亮岛高中走廊上。

  

    “早啊,陶西。”

  周珏缓缓向陶西走来,陶西看到他,把原本笑嘻嘻的面孔收了起来,目光也冷了下来。

    陶西礼貌性的向周珏点了点头 ,打了个招呼。

   “早啊,周老师。”

   

    老师?连名字都不愿叫了吗,呵,也是我自作自受,我做出了那么对不起他的事,他会这样这也是应该的……

     周珏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。

    “周老师,还有什么事吗,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,我还有课。”陶西一脸冷漠的说。

    说完,抬腿就想离开。

     他现在已经这么讨厌我了吗,看到我就想离开。

    周珏心里感到刺骨的寒冷,但讽刺的是他身上还穿着他未婚妻——他高中时候的班长,那天湖边被陶西看到跟他接吻的那个女人,亲自给他挑选的毛衣,全身上下都暖和得很。

     “等一下,陶西,我……有话跟你说,放学后你有空吗?听说学校附近有一家餐厅很不错,我想请你吃个饭,可以吗?”周珏试探性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陶西在心里思索了一番,觉得是时候做个了断了,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把话跟他挑明了吧。

    
     “可以,还有,周老师,我跟你好像不熟吧,叫我陶西好像不合适吧,以后叫我陶老师就可以了。我还有课,先走了。”说完,陶西看也不看他一眼,笔直的向高一六班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周珏没想到陶西会答应。

       但,答应了不是更好吗,我也用不着那些手段了。周珏开心的想。

     陶西,陶老师,呵呵,不熟,呵呵,你就这么讨厌我吗,不过没关系,到时候你就是我的了。周珏贪婪的笑了笑。

    如果这时候有人路过走廊的话,就会看到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站在走廊上,那极富侵略性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,谁也不会想到他是那个礼貌英俊的周珏……

    中午放饭了……(放饭,好像有点奇怪,不管了。)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白,我的午餐呢?”某只大型柯基(原谅我,陶老师太像柯基了,)趴在办公桌上,可怜兮兮的看着对面认真办公的白舟。

     “在右边抽屉里,自己拿。”白舟无奈的说,虽是无奈的语气,眼神中却又包含着无限的温柔与宠溺。

     陶西打开抽屉,映入眼帘的是一份十分精致的三明治,任谁看了都会食欲大振,拇指大动的。

    可,对陶西来说……

     “小白,怎么又是三明治啊,我不要吃三明治。”看到抽屉里的三明治,陶西一脸的嫌弃。

    这也难怪,陶西从高一就开始吃白舟做的三明治,这一吃……就吃到现在,纵使白舟做的三明治再怎么精致可口,但,这么多年来就只吃三明治,任谁都受不了吧。

     “不想吃就不吃,又没有人逼你吃。”说完,白舟就作势要拿回去。

     “诶诶诶,我吃,我吃还不行吗,诶。”陶西一个闪身就躲过了白舟要来拿三明治的手。

    “诶,话说小白你为什么每天带的都是三明治啊,从高一的时候我就天天吃三明治,吃了这么多年,怎么还是三明治啊。”

     陶西泄愤似的使劲嚼着嘴里的三明治,一个不留神,咬到舌头了。

    “啊啊,小白,疼啊,好疼啊。”

    “怎么了,让我看看。”焦急,担心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  陶西听到白舟的话,就把椅子挪到白舟旁边,伸出舌头让他看。

    陶西伸出舌头,可怜兮兮的看着白舟,眼角因为突然的刺激而泛红,似乎还有些生理盐水挂在眼角,本来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更加动人,眼睛一眨一眨的 ,拨动着白舟的心弦。

    “小白,疼”

  白舟的思绪就这样硬生生被打断,看着陶西此时可怜兮兮的样子,白舟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 白舟走到陶西面前,用左腿抵在椅子上 ,作为支撑点,好更近的观察陶西的伤势,但,这个支撑点刚好在陶西的两腿之间,

    “来,陶西,把嘴巴张开。”说着,白舟挑起陶西的下巴,凑近仔细看看。

    粉嫩嫩的香舌就暴露在白舟的眼前,让他看的有些失神。

    “没事,还好没咬破。”白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 俩人都没意识到他们现在的姿势多暧昧,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粉红色的泡泡。
  

    白舟挑着陶西的下巴,深情(划掉)担心的看着陶西,一只腿还卡在陶西的两腿之间,居高临下的看着陶西,而陶西,眼角泛红,还伸出了舌头,这 ,想不让别人误会都难啊。

     俩人维持着这种姿势很久,直到……

    “陶老师,你们班这次期末考全门都要拿A的事你没忘吧,陶……”安谧一脸震惊的看着俩人,连手中的文件夹都掉了。

     “安主任,你怎么来了?”听到声音,白舟回头一脸奇怪的看着安谧。

      “我我我,我只是路过,你你你,你们继续,继续。”
安谧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,从地上拿起文件夹 ,飞也似地跑走了。

     “咳咳,小白,我没事了,”陶西把手放在嘴边象征性的咳了咳,言外之意就是让白舟松开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 “哦哦,好。”听到陶西的话,白舟恋恋不舍(划掉)放下了手。

    “还疼吗?”白舟关心的问。眼神中充满了关心,温柔,都快从眼中溢出来了。

    “没,没事了。”看到白舟的眼神,不知为何,这时陶西倒有些害羞了,连忙转过头去,不想让白舟看到自己害羞的样子(这就是所谓的傲娇吧),不想却把通红的耳根暴露在了白舟的眼中。

     好可爱,像只兔子一样,白舟在心里想。

    “对了,晚上我有点事,放学后你先走吧,不用等我了。”

    “哦,好。”

     放学后……

   放学后的故事,下一章再说,可能有肉哦!😏

  

   

争夺(3)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“扣扣”         

        “来了来了,等一下啊”        

          “小白?你怎么来了”陶西奇怪的看着门口拎着一袋食材的白舟。      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 “是果果打电话给我要我来的,她说她饿了,你做的饭太难吃,不想吃你做的饭,就叫我来了。”  白舟一脸无奈的说。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没等陶西反应过来,白舟就拎着食材,轻车熟路的走向厨房。    

            把门关上以后,陶西就走向了沙发,一脸失落的瘫坐在果果旁边,完美演示了什么叫北京瘫。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诶,小祖宗啊,你也不想想每天是谁给你做饭的,你竟然还嫌我做的饭难吃,你还真是我的小祖宗啊。”         

        “那是,小陶子,本宫渴了,快拿杯可乐来。”说完还象征性的翘起了兰花指。 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好,我的小祖宗,我这就去拿。” 说完,陶西就到厨房里去了,刚打开冰箱门,就发现白舟一脸严肃的看着他。       

         “干嘛啊,这么严肃,”      

     “陶西,你最近很不对劲。”白舟虽然还是一脸严肃,但眼中却充满了关心。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有吗?我很好啊,要不要我现在就下楼在小区里跑个十圈给你看看,啊?”陶西还跟以往一样,说话的时候总不忘贫嘴。   

           “陶西,你明明知道我想说什么,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。”白舟无奈的说,眼中装满了担心。

            “是吗?”陶西说完,还特别无辜的眨了眨眼睛,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让人不相信都难。   

        可白舟偏偏不吃这一套。 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啊,实话告诉你吧,果果这次叫我来,不是让我来做饭的,你知道果果打电话的时候是怎么跟我说的吗?”    

     陶西特别实在的摇摇头。   

         “她说,你啊,最近看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,是不是在学校被人欺负了,要我过来开导开导你,逗你开心,还说你最近做事也心不在焉的,做饭的时候,不是这个菜没放盐,就是那个菜放太多盐,有的时候菜还没煮熟,就被端上餐桌了。”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啊,那是,是因为我一直在思考棒球队的事,你看最近棒球队的经费不够了,我一直在想怎么解决呢,所以才回做事心不在焉的。”陶西特别肯定的说,说完还特别用力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 “好了,你我还不了解吗?陶西,你实话实说,你是不是因为周珏来月亮岛了,所以感到不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听到白舟的话,陶西倔强的把头转到一边,看到陶西这幅样子,白舟用双手捧着陶西那的头,硬生生把它掰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陶西,看着我的眼睛,回答我,是不是?”白舟紧盯着陶西的眼睛说。

       知道瞒不过白舟,陶西便放弃挣扎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是,我的确是因为周珏到月亮岛来了而感到不安,那又如何?我现在跟他没有别的关系,只是普通的同事,以前的事……只是我们年少轻狂,随便玩玩而已,我早已经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陶西……算了,以前的事,忘了也好,饭快做好了,叫果果来吃饭吧。”说完,白舟放开了陶西的脑袋,回过头去做自己的事去了。不知为何,听到陶西的回答 ,白舟心里竟然闪过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小陶子,怎么拿瓶可乐要这么久啊,是不是要本宫赏你一丈红啊?”在沙发上等的无聊的果果不耐烦的说。

     “来了,还有,马上要吃饭了,不要喝太多,知道吗?”

    “知道啦,小陶子你真啰嗦,快拿来。”

    “好啦,给你。”说完,陶西恶作剧似的突然把果果抱起来。惹得果果吓得叫了起来。

    “小陶子你快放我下来,啊啊,我要喝可乐。”

    “好了,你们俩别闹了,快来吃饭”白舟特别贤惠的说,还把餐具都摆好了。

    “哦哦,小陶子,我们去吃饭,小白做的饭最好吃了,比你做的饭好吃一万倍,哈哈。”

    “你说什么,算了,小祖宗吃完饭我再收拾你,走咯,去吃饭。”

   “呵呵,小陶子,你快放我下来,痒死了,呵呵。”

   “好了好了,吃饭去吧”说完陶西就把果果放了下来。

    “小陶子,我要吃那个,给我夹。”果果像个小公主一样命令着陶西。

    “诶,小祖宗你怎么不会自己夹啊?”陶西也特别傲娇的说。

    “那个菜离我太远了,我够不着,小陶子你这都看不出来,亏你还是个老师,太没用了吧,小白,你给我夹。”

    “诶,奇了怪了,这跟我是老师有什么关系啊”陶西脸上写了满满的不服气。

     “就是有关系,本宫说有关系就是有关系。”说完还做了一个鬼脸。

  “诶,果果,你又跟王阿姨看什么电视剧了,是不是?”

“那叫做《芈月传》,你这都不知道,小陶子你太笨了。”

     “什么啊,我怎么可能知道你看了什么啊,你这个小鬼 ,人小鬼大。”

    “我就是人小鬼大,略略略,有本事你来抓我啊。”说完就跑下餐桌,在客厅里到处跑。

  “诶嘿,我今天要是抓不住你这个小兔崽子,我陶西这名字倒着念,小兔崽子,别跑。”

      “诶,你们俩个都不吃饭啦,我可是做了很久的,等着,我来把你俩绑到餐桌上。”

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 这个晚上,陶西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。

     看着陶西和果果嬉戏打闹的样子,白舟内心充满了莫名的满足感,这种场景让他感觉 ,就像是一家三口,莫名的让人觉得,很温馨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 要是时间能在这一刻暂停,那该多好。白舟在心里想着。

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
   

   看不懂老薛的歌词,是生活善待了你

争夺(2)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月亮岛高中礼堂——

     “同学们,老师们,大家好”戴着眼镜眯着眼的校长一脸严肃的说。 

     “校长好”听到同学们整齐划一的回答,校长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 “这次召开校会,是为了给大家介绍一下新来的老师,来自中加高中的周珏老师!欢迎!”

    话音刚落,礼堂的大门就被推开,一个长相英俊却又不失风度的高大男子走了进来。

  

     饱满的额头,浓密的眉,一双犀利的眼睛,再往下,笔挺的鼻梁,紧抿着的唇,英俊无比,这不是周珏又是谁!

    白舟转过头,看到陶西一脸震惊,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手,青筋都爆出来了,
    果然是这样吗,周珏,但我不会让你再一次伤害到陶西了!

      周珏,他怎么会来月亮岛?管他呢,以前的事,都让它翻篇过去吧,现在起,我只是高一六班的班主任,他只是校长招进来的精英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 陶西握紧了双手,对,从现在起,我和周珏只是陌路人。

     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  十年前的中加高中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珏,我跟你说哦,我发现投球的时候,右腿用占全身25%力量抬起来,下盘会更稳哦!”满头大汗的陶西兴奋的说。

     “好好,我家小桃子说的话当然是对的,快,去更衣室里洗把澡,看你那满头大汗的样子。”被陶西称作珏的男子一脸宠溺的说,末了还不忘揉了揉陶西的头。

   

    “珏,你别摸我的头,会长不高的。”陶西一脸傲娇的说。

    “哦,是吗?我倒是觉得这个身高刚刚好,不用再长高了,刚好能把你搂进怀里。”说完还真把陶西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 “你,你,放开我,周珏,这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你就不怕别人误会什么吗,快放开我!”陶西脸涨得通红,还真像个小桃子。

    “哦,误会什么?我本来就是你男朋友,抱一下又怎么了,啊?”周珏一脸坏笑的说。

    “陶西,下节英语课,快去……”从楼梯口跑出来的白舟看到两人亲密的姿势,刚要说出口的话都噎回肚子里了。

    “周珏,你也在啊,陶西,快去上英语课,不然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 “哦,哦”听到白舟的话,陶西连忙挣脱开周珏的怀抱,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了教室。

    看到陶西离开,白舟才一脸严肃的看着周珏,“我警告你,对陶西好点,要是你敢让他受到一点委屈,我绝不会饶了你!”

     “放心,我既然承诺过了,就一定会做到。”周珏一脸诚恳的说。

     白舟从上到下打量了周珏,没说什么,点了点头,回教室去了。

   次日——

   陶西一进教室,就发现同学们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,陶西刚放下书包,就看到他的死对头——郑力,一脸挪逾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 “哟,这不是咱们的陶董事长的大公子吗,怎么,跟隔壁的那个学长周珏好上了,”

     “啧啧啧,我都没看出来你是这种人,竟然喜欢男人,还是还是隔壁那个小白脸,怎么,是不是要包养他啊,哈哈哈!”郑力嚣张的说,还没等他嘚瑟完,陶西就一拳头揍他脸上了,红色的液体就顺着郑力的鼻子流下来了。

    “你,你居然敢打我,别以为你是董事长的儿子我就不敢打你,我要告老师去。”郑力捂着鼻子说。

     后来陶西都不记得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站到走廊上的,他现在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找周珏,不管会不会被退学,他都要问周珏一个解释。
     “叮铃铃——下课了,老师您辛苦了。”

陶西风一般的冲到隔壁,从窗户外看,周珏不在,看到旁边有一个人出来了,陶西一把拎起他的衣领,

    “周珏在哪里?”

    “他,他跟班长在湖边,说有话要说……”
   

   湖边,周珏你等着,

     “呼呼呼呼,周珏,你”陶西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周珏跟他们班班长在接吻!!!

       呵呵,原来自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在自作多情,周珏,我跟你完了,我们俩,不可能在一起,说起来同性相恋本来就是违反天理的。

       陶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“喂,是王叔吗?我要转学,去哪?只要不是中加就行”

      挂掉电话,陶西绝望的看着天空,

    “呵呵,原来都是我在自作多情,周珏啊周珏,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!”

      “陶西,你哭了”一旁的白舟一脸心疼的说。

    “呵,是吗?是在下雨吧,我从此以后再也不会为让我伤心的人哭了,白舟,我要转学,你”

    “我跟你一起转学,你去哪我就去哪!”白舟坚定的说。

    “可”

“你放心,不用愧疚,我们俩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,我怎么可能让你自己一个人呢。”

    “小白,谢谢你”

   “不用,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行了。”看着白舟坚定的眼神,陶西十分感动。

   “嗯”

   果然,只有白舟对我最好。

    ——

        看着在讲台上的周珏,陶西暗自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 周珏,从此以后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我们俩互不相干!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

 

老薛的歌,像高尚,动物世界这样的歌,还是没听懂的好。

     最近想开坑,关于玛丽苏男主陶老师,好不【色色的】